顶部菜单
全站搜索
 
 
当前位置
文章正文
季建业留下的南京雨污分流工程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4-11-06 17:09:2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南京市长季建业被双规,作为“十八大”后落马的第十位副省级以上干部,民众再次见证中央“打老虎”的决心。但在有些人眼里,为建地铁砍梧桐、拆了高架铺隧道、大张旗鼓搞雨污分流是季建业的另三宗“罪”。
南京大量种植法国梧桐始于1928年,梧桐林荫大道与中西合璧的民国建筑是部分人心中南京的象征。为了留住大树,有些人曾“散步”抗议地铁3号线建设,此中深情可见一斑。砍了这些树,让民国范儿们魂归何处?而西城干道的高架,明明没到使用寿命,就拆了改建隧道,也难逃“重复施工”之嫌。没想到的是,印象中和民众利益最相关的“雨污分流”反倒被质疑得最多,其中有强拆的因素,但更多的是指责其劳民伤财。
雨污分流是大势所趋
目前南京主要的城市排水体制为“截流式合流制”,也就是说雨量不大时,雨水和污水一起通过截流干管进入污水处理厂;雨量较大时,超过干管负荷的混合污水将流入溢流管道排入河流——不难理解这是南京市内水体黑臭的源头。这边是水体脏臭,那边的污水处理厂却经常处于进水量不足的状态。原因在于除了途经合流水管的污水,还有许多污水口未经污水厂处理直接排向了内河。
因此南京要做的雨污分流,不仅是让雨污分道扬镳。还要边施工,边沿路查漏补缺,将暗中排污的管道导向“正途”。如此一来,雨水直接排入河道,污水则一路奔向处理厂,首先就降低了河道的源头污染。同时增加了污水的浓度,水处理的效率也就提高了。此外,雨污分家后腾出了更多管道空间给雨水,一定程度上也能在下大雨时起到防汛作用。
说到雨污分流,南京不是第一家。天津、昆明、广州、青岛、上海、无锡等地早年就相继开挖雨污分流管道。相对而言,南京还是落后的。南京城里雨污分流的区块一度少于30公里,污水管网不到无锡的五分之一。
雨污分流也不是什么“拍脑袋”决定。今年4月,国务院办公厅发出的通知要求,“力争用5年时间完成排水管网的雨污分流改造。”10月中旬公布的《城镇排水与污水处理条例》明确要求,“新区建设应当实行雨水、污水分流,雨污合流地区应当结合城镇排水与污水处理规划要求,进行改造。”一年两发文件,足见雨污分流是大势所趋。
南京的雄心壮志
2007年南京市启动了雨污分流研究工作,2009年锁金村试点效果显著。2010年1月,主城雨污分流工程正式启动。计划4年内投资180多亿元,对主城226平方公里范围内实施雨污分流,敷设约500公里污水主次干管,完善约4000个住宅小区及企事业单位的污水支管。使主城范围内主要水体水质断面指标近期达到功能性水体水质要求,远期逐步恢复至地表水Ⅳ类以上。(注:可用于一般工业用水区及人体非直接接触的娱乐用水区)
立下壮志之后,南京便一路高歌猛进。伴随着这一大规模城建项目而来的是拆迁、噪音、路面不平和交通拥堵。
在不小的民怨声中,雨污合流持续开展了三年。从官方数据来看,治污效果明显,处理厂也如愿忙起来了。
三年下来,铺设主城主次干网330公里,埋设污水支管840公里,特别对玄武湖、护城河、金川河片区实行了整治。其中,锁金村片区入湖河道基本截污,紫金山沟、唐家山沟河道水环境明显改善。内金川河水系,污染物指标最高降幅达到92.5%;外金川河摘掉了“黑臭河”的帽子;河西北部水系整个污染指数下降了70%左右。

南京原有的60个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,进水量达到设计负荷75%以上的只有11个。雨污分流后,沿路查漏补缺封闭直接排污口。单单桥北污水厂进水水量就由5000吨/日提高到5.3万吨/日,进水COD浓度由90毫克/升左右提高到170毫克/升,污水处理效率大大提升。(注:COD为化学需氧量,数值越高表明污染越严重。)
雨污分流几经内涝拷问
雨污分流的前两个目的都达到了,但防汛效果在投建以来一直备受拷问。每到暴雨淹水,不同的官员就要出来重申,“雨污分流工程是环保工程,不是排涝工程”。面对所谓“年年看海”,政府也“气短”。
今年9月,官方总算硬气了一回。据称,去年遭遇50毫米以上的降雨时,南京全市有100多个淹水片区,今年雨量相同时,全市是21个淹水片区。其中最严重的淹水点是燕山路,原因是电台村还没有搬迁,地下的管道埋不过去。在雨污分流的区块,排水效果还是不错的。
不管南京的雨污分流是环保还是排涝,需要认清的是,排水本质上是一个远比治污艰巨得多的任务。从国外的经验看,除了水管要扩容,还涉及到铺设透水地砖、充实地下水、利用屋顶集雨等方式。1992年至2006年期间,日本为提高东京的排水能力,耗资30亿美元在东京郊区掘地50米构建地下“排水宫殿”。
虽然南京的雨污分流有上述成效,但不可否认其进度奇快,有“冒进”之嫌。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日前表示,领导干部应该有“功成不必在我任期的觉悟”。
而南京雨污分流设计上侧重于排污、没有考虑到初雨污染也是事实。(注:初雨污染指的是,雨水自空中进入污水管道的过程中吸附空气中和地面上的污染物质。)
这些都是可商榷之处。可在南京市长被双规后,“无的放矢”的批评之声日益高涨。有人忙着叫停城建,有人将这样一个民生工程与贪腐放在一起批判。曾有人杜撰,德国人在霸占青岛期间,留下用油纸包好的下水道零件,现在则有网民仿效之,臆测国民党的基建,声称“国民党可是耗费了大代价,那可是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”,而雨污分流则“毁”了南京。
南京在发展中出现的问题,完全能够依靠理性解决。是要树还是要地铁?是要一时的出行便利,还是要秦淮河重现清澈?是要让城市继续发展,还是要在贪官落马后“东拉西扯”?这些问题,只要从全体民众的利益出发,就不难找到答案。
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 江苏贝格工贸有限公司 | 建议电脑设置分辨率1024*768  苏ICP备14051489号-1